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:
400-0135-966
QQ:
公司新闻
行业资讯

松创国际建筑设计:建筑设计行业内卷 ,到底有

时间:2021-05-20     来源:工程|桥梁|园林设计_设计公司加盟|设计资质加盟-松创国际建筑设计院    点击:

1.

一次公开招标,

引来49家设计单位。

 

投标的出现,本身就是行业内卷的一个体现。设计本身是一个很难量化的工作,方案设计质量的优劣更是难以评定。

 

在外国,每家建筑设计公司都有自己的设计理念和风格,并积累相应的建筑作品。客户通过沟通,清楚自己的真实需求是否与建筑师的理念像匹配,选择合适的设计公司。

 

国内的公司则是按照甲方的想法做设计,拼的往往不是设计能力,而是服务。

 

梁总是安徽某设计院所长,他向我们讲诉了合肥安置房招标的故事。
 
早在2018年,梁总就参加了合肥市组织的安置房设计(含建筑方案、施工图、景观设计)公开招标,招标设计由3个地块组成,近100万㎡,设计合同数千万。第一次的招标共有六家单位参与招标,尽管没有中标,前五名还是能拿到几十万的标底费。
 
于是梁总打算继续努力一把,参与了第二年的又一次投标,而当他来到投标大厅,却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。不大的等候区已经被49家投标单位的人挤满,大屏幕上,显示的都是全国响当当的设计大院。每家16本厚厚的投标文本堆满办公桌,工作人员忙碌地开封并往会议室里搬运。
 
 
因为要求提交20分钟的多媒体视频,会议室里的专家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,直到第二点早上才完成评标工作。而梁总这次连标底费都没有拿到。
 
不仅是安置房投标,看似高大上的国际招标一样是“热闹非凡”,近期公布的嘉兴高铁新城项目,103家设计单位参与投标,组成43家联合体。深圳的国际竞赛更是多达200多家设计单位报名,在众多一流设计团队中,没有普利兹克头衔甚至都无法入围。
 
 
 
2.
 
一年不到,
我们做了200个投标。
 

有人称之“内卷”,而有些人却称之为机会。

 

“ 我不一定跑得过老虎,但我只要跑得过你 ”,行业很差,但是你只要不做那个最先被淘汰的一个就行。竞争就是一种姿态,我不和老虎竞争,我和同行竞争就行!

 

刘总是沪上某知名建筑设计公司总经理,主要的客户就是一线开发商,在全国各地做了几百个住宅项目,而他的团队成立不过几年。

 

“ 疫情这一年,我们做了有200多个投标 ”,刘总说道,而他的团队一共只有300多人,平均1.5个就有一个投标项目。

 

“总的来看,我们中标率是下降的,但是我们中标项目数在增长,产值也是提升的。”这一点无法否认。“不断的投标也给我们更多接触了解客户的机会,磨练、提升了我们队伍的战斗力!” 

 
如果你遇到这样的对手,你该怎么办?

 

 

 

3.
 
从996到10247
国庆五一元旦去哪儿了?
 

当人们还在谴责996的时候,建筑设计行业已经走向了10247,即十点上班,凌晨下班,一周七天无休的工作状态。

 

地产的收缩让 “高周转” 成为常态,地产不休息,建筑师就不得停,就算甲方休息了,乙方还得接着改。

 

“千万别做地产的项目!”,北京某大院某所长和 [青年建筑] 记者诉苦道,“开发商的项目都是晚上开会确定的东西,一早就要图,开完会,明早又要图。得两班人马对班倒着干,咱们都是拿固定工资的,实在伺候不了。”

 

而在南方城市,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的民营设计院的服务意识就显得高很多。他们深知,通宵加班,才能谋取生存之道。随时待命,随时工作,随时修改,常年无休正在成为常态。

 

“我也希望大家元旦能放假休息,但是甲方临时来了任务,说节后第一天就要开会,没人改怎么办?甲方说得很明确,这个项目你不做就有其他公司做,你做还是不做?” 深圳某民营设计公司老板这样说道,“只有等项目完成以后,大家一起放个假吧。”

 

 

 

4.

 

2个人干4个人的事,

发3个人的工资。

 

如何做到员工满意,领导也满足,好像很难。

 

这个公式看起来却很完美:2个人干4个人的事情,发3个人的工资。对于员工来说,每个人拿到了1.5倍的工资,值得和当年的同班同学炫耀一番;对于老板来说,3个人的钱办了4个人的事。然而,这个公式还有更高级的解释。

 

“只能保证核心团队的奖金。”沪上一家设计单位某所长说到,“我们的奖金总额有限,要么就是大家都拿很少,要么就是保证部分人,差不多60-70%就行,其他的人只能放弃,每年都是这样,这样也能保证团队人员的更新和优化。如果你表现不好还不走人,后面奖金都可以不发。” 

 

“我们没有保底一说,公司不给我保底,我也没法给员工保底,即便每个人表现都很出色,也只能保证70%,另外30%的奖金就是拿不出来的。这30%的人就是灵活的,可以走可以留,走了我们就再招。说是割韭菜,某种意义上说也没错。但是如果所有人都不满意,所有人都走了,问题更大。”

 

 

 

5.

 

开发商拿地有多难,

设计公司拿项目就有多难。

 

开发商拿地有多难,设计公司拿项目就有多难。不管是勾地还是土拍,都有数不清轮数的强排配合,不同的户配要求就要对应不同的强排方案,甲方看来很简单能出的成果,都是乙方通宵的劳动结果。

 

随着开发项目利润的降低,拿地前期更要精打细算,往往一个免费的拿地强排,工作量都快赶上方案设计本身。

 

 

冯工在深圳一家设计公司做拿地强排已经两年,他对 [青年建筑] 说到:“现在做一个拿地方案的时间,要在两年前,可以做五个。两年前五个强排可以拿到一个项目,现在可能五十个强排还拿不到一个落地项目。” 

 

“ 现在的强排方案要做多方案比较,每个方案户型都要设计,日照复核无误,地下车位排布好。另外所有本来应该甲方来做的指标都要我们自己计算和复核,如果出了一点岔子,还要我们承担责任。” 

 

“中间营销成本指指点点,一天就要成果,不到最后拍地那天都停不了折腾!”

 

 

 

6.

 

不降价不行

越是难啃的骨头越给你!

 

尽管设计越来越难做,设计费却是不增反降,一线住宅设计公司设计费20元一般是个标准,但是如今已经很难保持。

 

“如果你设计费高,那么大项目往往就不找你做!” 杭州某知名设计公司负责人说,“ 我们是做精品项目的团队,收费本身比较高,品质也有保证,但是甲方给来的项目都是难啃的骨头,他们觉得价格高,小而精的项目可以给我们试试,设计总价可控,也想出作品。最近刚接触了一个总建面20000㎡的洋房项目,你说设计费该怎么报?”

 

“那么大项目都去哪里了呢?很多都去了那些跑量的设计公司,他们价格低。大项目小项目投入成本都差不多,项目越小了自然不划算。”

 

“还有很多项目的商务投标,价格已经低到无法想象。即便我们半价都没有优势!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降价。”

 

 

 

7.

出路在哪里,

为什么人人都想逃?

 

如果你去做个问卷调查,问问身边的建筑师,特别是做住宅设计的建筑师,他们对目前的状况满意吗?年后打算跳槽吗?按照时间来排序,自2010年以来,这个幸福指数肯定是逐年下降的。5年前,[青年建筑]写过一篇阅读10万+的文章《建筑设计这十年》,5年又过去了,行业依然维持着,但是行业里的人很多已经不是那一批了。

 

“他们要的只是劳动力,没有好的学历,想往上发展就很难了。平台越大越是这样。” ,小林是一位入职两年的建筑师,他没法接受天天加班通宵的节奏,正在寻求新的职业发展方向。“我希望尝试一下不同的可能,比如建筑摄影,如果还不行,就考虑回沈阳发展了。虽然那边也很累,但是房子便宜。目前在上海,买房真的不太可能了。”